成都勋牌文化创意工作室
中 国 5 A 成 员
Member of 5A China

魔力面前

玄幻小说

1
发表时间:2021-12-31 18:54作者:李勋

                                             魔力故事  


  有一次,在故乡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完全不了解,这个时候究竟有没有这一生,这就是不了解,人怎么可以不理解呢?


  我认为,在过往的时候,人可以变得不认为,可是没有人感觉到,人究竟还是为了什么而感觉, 我认为,故事可以开始,这就是没有歌却演唱,理由是:故事可以阅读。可是在漫长的时光里,人是不能够渐渐的学习,这就可能变得没有任何的防备。就在这问题的比较开始的时候,故事就慢慢打开,故事的过程不是很漫长,而是,简直没有任何可以叙述,故事却没有感觉,故事就是没有谁,这就是没有人去理解,但是这怀念的往昔,还是渐渐的打开了。这个故事不会理解,但是没有故事怎么可以怀念?故事就是这样,但是故事就没有谁可以去问,这就因为,故事不是谁可以看,因为故事不给这回忆看。理解的时候就感觉原来故事可以这样,这就是故事的故事,这时候,故事变得漫长,但是没有故事可以感受到这难以忘记的故事。理由是:故事很远但不会难忘,故事很久但没有别人可以记忆,故事很多,却忘记自己的故事,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接触故事的背后,这就是故事没有人,但是就是故事没想到,故事还是变得美丽了,这故事来得很没有人感觉,故事是多么的漫长,故事是多么的忘记,这故事难忘啊!


  在过往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一阵很古老的声音,这古老的声音里有我自己的传闻。

  故事的开始很没有任何的理由,但是故事,还是开始。

  这难忘的故乡也就是我的故乡,变得很难,这故乡里的一草一木是多么的美丽,可是故乡却变成故事里没人询问的故乡,我的故事就在即将开始的时候,难以磨灭,这故事是我自己内在的一些不能叙述的思想,这故事没有谁可以感到会变得很不能叙述,但是故事很漫长,故事很漫长,这难忘的故事就是关于魔法和传闻,这一却就是魔法的故事,这故事来自远古的传闻,这故事并没有谁忘记这里并没有一些真正的理由,这故事来自未来,这里是我的记忆里关于故事的一些记忆,这故乡的故事很漫长的叙述,直到故事结束的时候,这故事却可以再次出现一些理由,来表明故事已经变得可以记忆,而故事的最后却忘记故事的最后,这就是故事没有人看,但是我会记忆,这故事只有一些人慢慢阅读,也许,漫长的时光里只有我自己才学会自己的人间里没有人,只有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我没有必要慢慢的阅读,我相信故事不会这样阅读,可是故事还是继续,故事就是这样,漫长记忆,直到没有开始的故事却忘记没有这一切故事的必要性,故事就不容易开始,理由也变得漫长,但是我可以认真的告诉自己,理解的时候,故事就会结束没有理解,开始的时候,故事就会开始,就不觉得故事没有人理解,故事忘记故事结束,故事就会开始,故事就是自己的故事,这就是不给人看的故事,这就是古时候难忘的魔力,难忘的魔法,我爱魔术,我爱魔认,这就是魔力故事的开始,这简单的叙述代表我的魔法比你的魔法没有记忆,因为我是真正的魔术师,因为我的魔力没有你的魔力,因为我是美丽的魔法创作家,因为我的魔法是我的传闻,因为我的魔服是我的衣服,因为我的传闻是我没有的故事,因为我的一位魔力师,因为,我的魔法是故事的开始,因为,我有魔法,因为,我会感觉故事可以接受吗?


  漫长故事的开始总有漫长故事的结束,而漫长的漫长不是你不以为,故事的终于开始其实不是故事不喜欢开始,但是故事就表达故事就是魔法的没有开始,故事就会开始,故事就是美丽的传闻加上小说家的叙述,故事就是我美丽的故事,故事也就是美丽的传闻,这一切美丽但是很漫长,我是美丽的魔术师,而魔术是我的本来忘记的一项特长,我是漫长的魔术师,而时光是我伙伴,我是美丽的魔法的创作家,我是故事的来源人,而故事就是我自己的叙述,我的美丽和我的智慧是我自己讲的,其实,我比较内在,从不表现自己的魔法,因为,我会写出来,但是故事的故事就不写,而且故事就是我写,可是不给你看,你不会懂得魔力是什么,因为魔力就是我的字句因为魔法也没有字句的含义,这就是魔力魔力,开始开始。


  就是故事这故事很漫长很漫长,这故事里有自己的传闻,但是故事来源古老的很漫长的久远的怀疑故事很远很远难以记忆,故事就漫漫的变得漫长起来,故事的怀念却是故事里的没有人记忆的开始。


  很古老的故事里面有一位从来也不会使用任何魔法的人,他的魔力一直没有人知道,可是魔力的开始又不是他以为,就在魔法一开始的时候,魔力就漫漫的变成很没有一种物品这就是魔力的值,这魔力值代表魔法的故事,这魔力的开始代表故事的开始,这故事的开始就有魔法的理由,而故事却没有忘记我的传闻远在故事的这忘记开始的开始,故事来到故事的没有开始这有我的怀念故事的理由就是没有你没有他更没有任何人变成故事里的角色,故事的角色没有任何的出现,我喜欢来到魔力的世界,这里有我的过去模糊经历?其实只是故事从未展现一面从未亲见从未明明白白喜欢上的角色,这里没有故事可是有故事的怀念,这里有我的故事,可是没有故事的我,这里只有没有的故事,因为在魔力没有问的时候,这就是我去问的时候,这就是魔力和魔法的值会满满的出现吗?我喜欢美丽而美丽的漫长,这美丽的故事全是我的传闻,而我会展现美丽的魔术,而美丽的魔术是我毕生的美丽的魔法的值的零,我的美丽但是不给你看的魔法师,我的工作是我的世界里美丽和智力的比较,而没有故意和不公正,而我就是故事里难以忘记的魔法师,我热爱美丽的花园,我热爱美丽的花朵,这就是我美丽魔力的源泉,我的故事从我的花园开始,我的比较不是花园而是不可以告诉你的开始,因为,我是美丽的样子,我的故事就是美丽的开始,而这一切都没有魔力的迅速,魔法的故事漫长的记忆开始故事的一个很难以接受的问?


  我爱美丽?


  故事的花园?


  这是什么地方?


  我的家吗?


  原来故事总是这样,美丽的故乡没有的花园,因为美丽的故乡有美丽的传闻,故事里有美丽的花和美丽的叶子,故事就是这样,花就是这样,而没有美丽的花就没有故事没有的魔法。


  我的花园比较清新,而我的家就在花圆下,因为我住在一个小楼里,周围是恐怖的一切,这里有吃人的人,还有寻衅而逐的鬼,而我的家却很安静,我的故事比我的家里故事还要恐怖却不觉得,因为我是魔法师,因为,我有魔法,因为,没有美丽的魔法师就没有周围世界的宁静,我爱美丽的魔法,我爱美丽的魔术,我有开启魔法世界的钥匙,我是故事的主角,因为,我不会害怕魔法会给我伤害,因为,我的故事很漫长,而且并没有故事里的魔力演变来得猛烈啊!


  故事就在故事开始的时候变得难以接受,故事里有一个很不以为的故事就在一个吃人的鬼说了一句话以后,我的家变得很不能舒适,我想我的魔法呢?


  故事总是这样,魔法就会来临,可是故事不总是这样,因为,我的家有一些窥探,这就是我不懂的,但是我明白,这个故事可漫长,我不没有必要去思想,因为,故事很多故事不是一点儿可以开始,因为故事始终都有一个理由,这样的理由来源于故事自己对于故事的一些真正的理解,我的家是我美丽家园,这就是鬼没有的家但是有些鬼很想把我的家里写一些鬼看的见的事情,我就生气,因为我可是会魔法和魔力数重能力值都不展现的高级魔法师哦!


  就在故事有一种开始,有一种结束,有一些来自故事本结构永远有的来源,比方说:美丽花园,美丽的架子还有很美丽的南瓜,可是南瓜似乎变得不美丽,理由是:南瓜有一些叶子会变得很枯萎,我要找到理由,因为,我喜欢南瓜的叶子可以很大一张的覆盖着我的花架,我感觉花架就是一个很勇敢的战场,这里面绝对隐藏着难以接受的战争,我相信我能够理解花架和叶子的关系,这就是魔力值能否关键到达美丽的世界来到我的美丽花中,这有点拗口,但是这绝对是魔力世界的关键,这就是魔力值可以满的关键,我就是一位能理解魔力和魔法的关键人士,因为我的魔法永远展现在另一个世界,这就是故事不开始的理由,因为在我的故事里面可还有着数重不能接受的魔法值,而魔法值的来源绝对不是我喜欢的魔法,因为我可是谁也不接受的高级魔法师这就是我的秘密,我希望没人喜欢,但是我可能有自己的魔力书,因为的书是我的魔法记录的一些要领的记忆,我去开始学习的时候就感觉这是我的魔法可以来到的关键,我希望我的魔力值远比书上可以写下来的来的漫长,因为我的家可以抵抗不同等级的魔法来源,我就是美丽的魔法师却忘记这有美丽魔法的窥探,因此,我应该小心翼翼的选择我的美丽家园不被人其它美丽魔法理解,事实上,只要魔力被理解,我就面对魔力的衰退,因为,我是故事的魔法师,我的花园可不认为我会小心的选择,因为小心是我没有理解的过程,我总是感觉周围有事态,这就是美丽魔法不希望有人发觉但是总会被人发现,故事就不美丽,故事的注意就是在故事的开始不能够进行一些很小心的事情,因为故事的周围没有可以学习的对象,于是就来到这故事的附近来窥探学习并加上它自己的思想,这就是故事不准看不准学习的理由。


  就在美丽的魔法准备实施以前有一个准备,这就是在花园浇花,花园的花并没有因为魔法到来而感觉花园里有可恶的害虫,这就是魔法没有办法的地方,因为魔法不能够接近比较厉害的生物,这就是害虫的想法,可是对于高级魔法师来讲,故事不是这样写,故事不是这样理解,因为害虫害怕花园里有很清洁的水流,这就是害虫不理解花会自己选择在水源下清洁花的根界的地方,花园可不同于一些小地方的小花丛,这可是很多人梦寐不求的地方,因为,花园有自然的体现,因为,花园是自然的很接受阳光的地方,这里的花是美丽的花,因此,花园可以悄悄的接受阳光不用去担心自己不能够成长,要是魔力的体现没有到来,那么花园就自己去学习魔法,这就是魔力花园的故事,可是怎么学习呢?


  我的花园一直没有自然,这就是花园一直都有这美丽的魔力,可是魔力没有比较平均的出现,因此花园就显得比较没有生机,但是花草可比一些普通的花草很厉害,这就是魔法到来以前时候,花草实在不喜欢任何人故事,要是花草很喜欢去一些很没有阳光的地方,那花草就会觉得实在很没有一些很可以不去理解的学习,因为花草实实在在不能够自己去问,这就是花园的花只有自己去理解什么地方没有水的清洁,什么地方可以有大量的清水,这可是花园的学习哦!


  后来我出了一点事情,这件事情伤害的花木,原来故事里没有很普通的坏人,我就感觉悲伤,因为的魔力都没有体现出来,这故事就变得不喜欢,那么故事在这里就不好意思的记忆,所以我就悄悄的不写,可是故事的结构还没有出现,我怎么能接受没有花园的世界,因此我就决定自己去学习,这过程实在复杂,而且比较很不容易去认为,可是我的魔力呢?


  有一天晚上没,我去一个地方想去学习自己可以理解的东西,这里出现了魔法的双次结构,我发现有这里有美丽的魔术师的记忆,但是没有任何的接受故事里的事实,其实没有任何的魔力可以学习,因此比较生气,我想:我又没有比较学习态度,但是我的学习又不是你可以喜欢就不去接受也感到很喜欢,这就是没有同情的意思,但是我有却感觉到我实在厉害到一个不可以学会的地方,这就是害虫会自己离开,我不喜欢害虫的来访,所以我就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去认为花园里的清水会一直的流淌,因为我的生命比较而言很悲伤,却没有任何的感受到魔力的猛烈,我从来就会发现魔法会自然出现,这就是花园里害虫总是很凶的样子,可是遇上阳光也就没有生出吃叶子的猛劲来,我还是觉得花园总是我的花园,再说我也不希望有一些很难为情的样子,我会小心的忘记花园有些恐怖的传闻,因为,我会自己写,这就是花园里的恐怖终止的时候,因为,阳光发现了害虫吃叶子的证据,因此,害虫就感觉到自己会被阳光烤焦,害虫就跑了,我想,害虫太没有恐怖感,干脆不喜欢害虫的哭泣,就不喜欢自己去理解害虫将来去没、什么地方,反正我不会伤害它,但是害虫就要知道,明天的阳光又要出来,这里简直没有害虫了,因为害虫就以为自己很可以吃叶子的时候,阳光避开了害虫这就是大自然的恩情,害虫只有跑,否则会被阳光无情发现,这里不在有害虫,因为害虫就会自己去没有阳光的地方,比方说:树叶底下,免得被明天烈日下的阳光烤到翅膀变移,就不能飞走了,我还是觉得害虫飞走好,花园就恢复了美丽的宁静,那我就不会在感到花园会没有自然的呼吸了,这就是没有花园就没有这美丽的魔力,那我再也不能够呼吸这美丽花园的自然的洁净空气了,那这就很感到很悲伤,悲伤就会笼罩周围的气氛,那自然的魔法怎么出现真正的结构呢?


  我其实就在这个问题接受一个小的提问,这理由是:究竟为什么这里的不会感受到真正的一些很自然的理解,不就是故事的结构啊?


  这个问题简直难以回答,在面对我自己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这里的花还有花园里出现的结构比方:花和草和土壤的干湿程度不理解为这里的花园不自然吗?


  难道这里的花园没有一些很自己觉得很难接受的事情出来,这就是在魔法的时候,可能会感觉到魔力的消失,因为魔法可不同于一般哦!


  在魔法世界里,要是遇上一些简简单单但是很不一般就是觉得很平常的事情,也会感到这花园没有美丽。


  在魔法的结构里,这里可以出现魔力和魔法并不能对这花园产生一点点的解释,这花园的美丽就会感觉到很不能忘记这花园里可以叹气的地方,花园其实不会感觉到这到底为什么故事里总有一些很难的看法呢?


  如果在花园里总是有魔法和魔力相互出现的地方,我只能推测是在这里没有花园的底层结构,因为花园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结构可以让魔法的值能完美或许不一定完美的展现,可是有时候花园的感觉不一定有魔法,这就是花园本身总是认为这里有一些可以问的一些很有坏的害人的传闻,这来自一些很有问题的地方为什么能感觉到这里边可能有对自己的看法呢?


  其实在远方的一些故事里面,有一种漫长而感觉到那故事就感觉到很漫长,要是故事不感觉到故事的构成并不是因为故事才出现这就是很可以的事件,这到了我感觉到花园里真正的漫长时光,这时光没有一些漫长,但是假如没有漫长的时光,那我又怎么去学习这漫长旅途直至旅途的终点呢?


  漫长的时间没有过往,但是漫长的旅程却感觉到漫长的过往,漫长的时代其实没有多么的漫长,因为,我曾经问:为什么,时间的旅途会遇上不问的回忆,这因为,过往的时候,时光总是漫长的感觉到漫长,可是在漫长的时光下这怎么询问呢?


  难道在过去的时光里面这没有过去吗?


  我认为,在过往的时空里面隐藏着一个大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可以解释我目前遇上的麻烦,因为我感觉魔力魔法的消失,我感觉到在这即将发生的故事中,我的故事正在显现,而我的故事可没有人可以接受,这等于宣布我的魔力值接近负值,我不想接受周围的窥探,可是,我可不愿意发现魔力魔法会消失,因为,魔法值会展现我自己的魔法的过程,我感觉到我自己的魔力值正快速的出现,但是我怎么没有理解呢?


  就是这个样子的出现,意思就是我很不了解的人可以变化着出现,我简直感觉到十分恐怖,但是恐怖的时候,不能恐怖,理解的时候,只能感觉这简直是我遇上的一件奇特的事情啊?


  我觉得不这样理解。


  这过程中其实出现过一种过程,这就是过程的故事,这个故事可以认为没有人喜欢,但是我简直不认为,这可是在 过程中这一些不能够理解不能够喜欢也不喜欢询问的一些过往的过去的过程,我就是感觉这就是没有故事只有写一点儿故事。


  这就是故事可以不断表达,可以故事表现出来,这里有魔法和一些往来的奇异冥金,其实在故事里我觉得可以表达故事的涵养,意思就是在冥葭里可以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一些足以表达过程的一些很高级但是又不高级的生命物质,其实会感觉到这生命来往得很快速,因此我感到很难为之过往的感觉,其实,生命体的过程远远高于一种表达,这就是魔法故事,我就感觉这为之可以感觉这故事其实不会这么难?


  这就是故事其实真正的出现的时候,这花园感觉到美丽的花显现美丽的质影,这美丽的花很像美丽的花质,事实上美丽的花不能显出一个影像,只觉得花可以像美丽的花吗?


  其实,没有什么古时候的故事,因为在花园里面并不是不可以显示这里的一些很难以讲述的理由,只是,古时候的选择就是不一样,要是有人喜欢魔力,那他就会把魔法表示出不同的显出值,这就是魔法其实没有显现的关键,其实只要一些没有的看法比较而言并没有显示出这里的一些喜欢但就是很难以感觉的形容,那么这就表示在显出的值的时候就比较感觉到难并不是真正的难是什么?


  我感觉到这故事很难,很不能形容,因为我的故事不是很简单的表明我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这其实就是在过去的故事中不可能显出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很难形容,这就是这或许真正的没有感觉,这就是这花园里面一些很为了这花的枝和花的芝丝但表示不出于是用美丽而且鲜花的花蕊来表示,我认为作为魔法师我觉得不应该真正的为了没有理解的事情而感觉到很难,其实没有花园也就感觉不到花木的清澈水源这毕竟还是有着清源的水质,我只有感觉花其实还是满喜欢水源的洁净,这里真的是我的魔法吗?


  我的魔法比我的魔力还感觉到一丝的难意吗?


  我从来没有感觉到魔力的需要会没有魔法值的比较,而我的魔法一直以来总是很难以接受这魔力没有值,所以魔力值绝对不会很难以接触,因此在过程的时候,我的魔法感觉起来就不似这样的很有魔护的感觉,其实,我都感觉到魔力很可能来自于魔法值,而魔法的值比较起来没有魔力来得很惊意,这就是魔护的比较而来得显现,我的感觉很单纯,我的花园很没有比较,可是我始终能感觉到在花园肯定没有魔法出现痕迹,而魔法出现的时间比较晚一点就表明魔力开始出谜, 因为魔法总感觉会比较简单而且很复杂的出现,我就是感觉魔力的需要有时候很没有一个花园结构来的很欣赏,这就是说明在花园里有一种结构但是不是谁感觉到我的花草还可以在魔护的时候,不进行花草的水质和花木的茎梗的叶子之间水流的换斟,这说明花是多么美丽,而水源是多么清洁,这就解释水源的由来比花木由来更有古时候的对木质结构的领悟吗?


  花木的结构比较而言是花木本身而感到有木纹?


  可是花草的结构可是比这美丽的花来得更比较而言,可是花木为什么总是没有花木的构接呢?


  意思就是花木很单纯,但是在魔护的感觉里,花木的感觉有一种难以问却可以信任的开始。


  我的美丽花园的故事可不只是比较哦!


  意思就是在美丽花园有很多的花草还有很多的美丽花木,这些花木其实都有自己的类似花草结构的构质,这就是讲花木可能感觉上还可以类似于木本身可以建立起来的构造吗?


  可是无论花木怎样构造,这花本身的结构本来就比较简单,这就是花木可能没有花的质来得构接,其实就是花可以比较,而木结构不能比较,因此,花木的构造肯定没有花的结构似,因此,花的结构可能远远的高于木质的木本身,这就是花可以一直美丽,而木本身感觉到没有花木的历史的古源,那么花就比自己产生的木本记植要要古老,那么古老的传闻就完全不能记忆,这就是花园不觉得花很理解水质的过程,其实花远比木构质更能接受本质的理解,那么花就是美丽的花,而木的构就可以单独比较,那么我的魔力就会展现。


  魔力的过程很能理解,这就是魔法的值真,而魔法的值真可以理解为魔法的魔力,所以,魔力就是魔法和魔力值的然艺术,其实,就显得多出一个然,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其实没有关系,因为魔法不可以写。


  然后就不能写,魔力不能以为这不写,其实就是魔力可以去理解,但是魔术就会欣赏,而且魔法绝对是真正的魔法师的展艺,那么魔术一定可以轻易的比较吗?


  不能?


  对了?不对?不是!感觉?


  这就是魔术!


  而魔法感觉比较难懂!


  因为魔术是魔力展现,而魔法是模仿。


  那么你懂吗?


  这里面有一个故事魔力的比较而言,很不能比较,因为,在魔力的的值满里面,魔法不一定比魔力展现更加奇怪,理由是:魔法可以有魔力魔术不能进行的工程,这就是魔法的快速。


  因此魔力可以在一个情况下展现,这就是魔力的模仿,要是在加上这个故事里不可以讲述的一些理解,很显然魔法就不会感觉到魔力的到来,所以魔法就会感觉到魔术的的过程很轻易,可是魔术到底还是很难理解,因为在魔法世界里我不认为没有魔法的能力,可是在魔力世界里我就感觉很难懂?


  这就是在魔法世界里,有一些很可以发生的事情没有比较,但是这些理解跟本没有接触到魔力的问?


  假如:这是可以比较的话,那么魔法就会告诉我自己,这理由的关键是别人企图用魔力世界的观点来阐述这一观点可能没人比较,其实,没有谁比较魔力,因为,魔力会带给自己很明白的思维,这就是魔法感觉很厉害,可是也不会没有过去的魔法感受,因为,魔法有很多没有接受的思想,而魔力的出现可以较早的去认为,而思想的理解就显得比较很真实,因此魔法就会出现真实,要是魔力在过往中很难以接受,这就是魔法可能会高过魔力或者高于魔力值的理解,其实,这就是在魔法世界里经常有的现象,我感觉现象来得很猛且很快速,因此我觉得在魔法世界里我的花园可能面临一个我没有感到恐怖的过程,这就是魔力展现,我都不以为,魔力会突然展现,这里的花圆可能藏有许多的秘密或许秘密来自更高的魔法世界。


  终于我感觉到花园的气氛没有轻松的感觉,难道我的故事没有记忆?


  其实我的家没有魔法?


  不对!


  其实就在这个花园的一个地方,这里有花园但是花园的房子很小心的建筑,因为在花园没有允许修建的时候,花园的房子是一个从没有的建筑,也许在这样的环境下,这花园怎么允许有一个房子呢?


  因为,过程里面其实魔法会以为在房子的周围可能存在一些很厉害的生命,这些没有任何理由就来这一生可以住在方子里面,这简直可以称为一种很不自然的行为,在过去,这个房子周围实在比较感觉到很多窥探,这就是在这个时候面对的问题,过去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没有什么可以感觉到这个时候会有很讲授的一些比较难讲的问题,在很久的时候,也就是过了一段并没有什么的问,这恐怖很难到来,就是这样的问题一直来到了过往的故去,但是这过往中总是难忘,这过去总回忆但是这过往是真实,这周围的厉害远比这周围的移筑更厉害,我只有感觉到这一次很难,但是没有一点儿可以担心的地方,只有忘记过往这就是在这很久的回忆中不能忘记的时刻,当时,我已经感觉到在附近已经比较艰难,但是我仍然没有比较,只是我感觉在这过去的时刻中,我没有认为这过去不可以出现,这就是当我感觉到这故事的忘了这就是遇上很强的伤害,我没有认为这一切可能会感受很恐怖的事情,但是我只觉得我没有这样的事,因此,我比较简单问:什么事?


  这就是工作在很久的时候面对这个时候可以不问但选择的一个很难的问题,要知道,这个很难望的问题比较而言总是这样,但是我可能觉得这不会感觉到这过去,这就是在过去的一个时候,被人感觉到很难但是我知道我没有对人或周围思维,但是这思维可不是这样也就是这样的难过,可是当我明白过去的问题的时候,我感觉到其实我没有认为,这就是过去我总怀念过往的很难讲的事情,也就是如果很难讲那就不会觉得,可是什么时候没有这个感觉呢?


  在这个很难以讲述的时刻,我总是感觉植这就是植没有感觉到这周围的氛围,事实上我很感觉到这过去很难也就是在过去的时刻周围的一些水源有很多很难讲也就很不能问的以至到这都不能询问甚至不可以讲述的时候,这在这忘记的周围就恐到很恐的地方,那么这样的环境对我有何问题呢?


  我就是觉得,其实在过去的时候,很久的时候,总是面对很难讲的时候,这难以去感知的过去,就难以会到我从来没有难问的过去,但是就在很久的时候,故事就很难的结束,那么,什么是让一个可以感觉到这房子或者周围面对的并非很不认为的开始呢?


  我个人感觉到,我没有必然的选择这不可以去比较的故事,也就是我真正的感知和这很远的感觉都不回忆,这过去总是很简单,那我认为这过去不是很简单,这很不在于我个人的感觉必然不会真正的感知到很快速并且很艰难到来的过去,这个难以接受的故事,其实没有很漫长的饿经历,这故事很漫长,这就是我在学习魔力的时候,有一个回顾,这不是我很难讲述的事情,但是我又没有认为魔力不能接受,我的故事对一些很过去的传闻来讲并没有真正的感觉到这过往很难讲,但是故事的接受这没有意义,也就说在古老的时候,我仍然孤独的学习,这很快就感知到这过去的很难讲,其实,我似乎没有意识到在过去的时刻,魔法值充盈,也就是我的魔力值事实上已经超过了过去这难忘的很久就没有的一些就是这过去很不能讲述的故事,也就是感觉到我个人的魔法可能很早的显现,那么我就不会很早的面对,那么我就会觉得我的魔法不会选择我没有的时刻,那么故事里我个人感觉到这魔力在什么地方,这就是花园里会出现一些很难但是又不觉得很没有明示就自己不会感知且并非我个人不喜欢的这花园,花园在我的记忆和我没有的一些难讲的问题中,这难忘的过程就是花并没有真正的显示这美丽但是很难讲的怀着真挚与试,可是什么是真诚也就很不喜欢去问,也就很难忘,可是在过去,我没有感觉到我会有这过去很讲的故事,这故事也就难忘,这就有一种不可以讲的故事,这就难以明白,也就觉得我没有认为,但是这故事很难讲,但是我却没有真正的感知到过去难以面对,那么就很可以也就感知那么这魔力会让故事里的花园改变吗?


  其实,我的故事这就忘记,我觉得在很久的时候,始终没有很简单的叙述,但是在过往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过往不觉得,也就是在过去的时刻,我依旧是没有谁可能有怀念且不以故事而感觉难忘,这到了过往的时候,我就觉得其实我还是很感觉到这一种却难以忘,那么这故事就会感觉这以及很难忘,这就是过去我没有感觉到的故事,那么故事就会感觉到很难,这就是故事,但是故事不会真正的感觉这不能去感受的问,那么故事就回忆,这就是魔力和魔法的一些很难以接受却没有的故事,也就是后来,过了很久花园的花也没感觉到这魔法的意义,这就会有一些思维但是这怎么会感觉这花园里的魔力不停的出现,这花园里没有魔法不应该去的花木的欣宜,且花草并不是因为花的木质构造而显现,就在魔法真的来到花草的结禁结的时候,花木开始美丽的进行阳光和水质的清洁,就在花木在葱葱郁郁的繁忙进行花草本身构造的模照的时候,太阳的光与能量远远的到来,这远远的光照着宇宙的微小的地球,这远远的望去看上去就像这遥远的美丽,在过往的过程难见这美丽的构成,这美丽的星体是太阳和月亮和这美丽的星形成,这美丽难忘,这过程难忘,这没有过程可以怀念美丽的形成,这是我和美丽生命共同居住的星体,这美丽和自然是自然而显现,这过程来自美丽的回眸,这是美丽的形成而美丽的自然,这是我们的自然,我喜欢大自然的过程,我爱我自己和信任自然的真实,我是这美丽的魔法的信使,我爱美丽的天空,我喜欢看着美丽与自然的显现,我觉得美丽的过程是魔力和自然的形成,魔法和来自这很久远的魔力这忘记就会忘记,可是没有忘记其实自然并没有觉得时间的漫长,这就会看见魔法故事。

  如果,在魔力可以结束的时候,我的歌就问到:魔力是什么?

  魔力是:一种知识,这是不能说的意义!

  我将回忆魔力的故事,因为,我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李勋   著。)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